槐香十里醉春风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9-05-14 09:51)  来源: 甘肃日报  作者: 韩景波

  杏花谢了,李花落了,桃花纷飞,一场场春天的花事过后,就在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候,这时突然闻到空际里总有脉脉的奇香。一半天,这香味渐浓,抬眼看啊,漫山遍野的洋槐花开了,又是一年“槐香十里醉春风”的时候!

  槐香十里醉春风的美丽时候,妻子的生日也就到了。

  那年我乍到一个叫寺坡的地方教书,初到的落寞让我更多的是沉浸在阅读和写作里。于是歪打正着地就有文章发表,一篇两篇,接连不断。这竟让我有了些名声,招来不少远近文友。那是一个槐花飘香的下午。我很清楚,香味飘进了我的小窗,伏案的我忍不住起身开门,要去河畔的槐树林里看槐花。这时,有个女孩手提着一个竹篮子从房后过来,径向我走来,是月莹!见到她我很高兴,因为她可以和我一起去欣赏槐花。月莹曾在这所学校读过书,我虽没教过她,但她爱好读书,几次来向我借书,渐渐地我们就熟了。今天她来还书,并要再借几本书,还给我拿了些她妈妈做的槐花焖饭,让我尝鲜,还从竹篮里取出三个熟鸡蛋。她说,今天是她的生日,妈妈给她煮了六个鸡蛋,要分三个给我,这样就把她生日的快乐也分给了我。自那以后,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,慢慢地,慢慢地,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她……

  有一次,我突然患了重感冒,上不了课,昏昏沉沉睡了一天多,直到晚上月莹来,才给我叫来医生。她陪我打完点滴,并给我从街上买了可口的饭,一直照顾着病中的我。那天她临出门,我对着她的背影偷偷地落了泪,并在心里坚定地说:今生可以不娶!娶,必是她!

  那个夏天,那个秋天,那个冬天,我们已走得很近。在寺坡河畔的一个个傍晚,我们相随着散步,走得很慢很慢。有时我讲故事给她听,有的故事长得像连续剧,能连续着讲十天半月。有时候她给我唱歌,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歌,她几乎都会唱。星光下,歌声里,眼眸中,我能嗅到的,全是甜蜜的味道。

  记得一个冬天的晚上,我们散步到一个废弃的旧房子旁,我们进了那房子,坐在别人堆放的柔软的麦草里,说到一个又一个话题,还是远处的狗叫声提醒,才知时间已过去很久。出了门,在一个拐角处,我趁她不注意,躲到树影后。她回身不见了我,竟着急得一声接一声大叫我,她不敢叫我名字,还叫我“老师”。她的声音都带哭腔了,我才出来。看到我出来,也顾不得责备我的恶作剧,冲过来就要拥我,伸着的胳膊停在空中终没抱紧,但她喃喃地说:“别走开,别走开……”那一刻,我看见满天的星星落在她的眼中,晶晶莹莹,闪闪烁烁。终于我忍不住说:“你知道吗?我是有两颗心的人呢!有一颗已放进你的胸膛里了。”

  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,她却不顾一切地跑去了。

  槐花开了,又是妻子的生日到了。虽然我们已不再年轻,但我们的心不老,依然追求着相爱的浪漫,每到她的生日,我都邀请亲朋好友相聚以示庆贺,也曾设计让一双儿女为她送上意想不到的祝福,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旅游,并送上我于她的美丽的祝福。而今年,我想,只有我和她,我们两个人一起再走寺坡河畔,去看槐花落了又开,去重温那“槐香十里醉春风”的一幕幕美好……(韩景波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490372
香港正版四不像3期